临床应用川乌法存在的问题及其解决方案(一)

学习资料 1年前 (2023) ggt
1 0

一、川乌法的研究过程

因为我1986年就开始进行肿瘤的临床研究与治疗,已经开始应用三生饮。其实三生饮也有自己的发展历程,从宋朝开始到清朝,经历了一代又一代医家的改进。很多到我医馆跟诊的学员,第一课就是给他们开三生饮,开大量的生半夏、生南星让他们先吃,只有自己服用以后才知道到底有没有毒性,只有自己试过没有毒性,才敢放胆给病人用。

川乌法的研制从2014年就开始了,到2016年年底才逐渐形成川乌法的雏形。我从开始应用到最后形成成熟的大法,总共用了三吨制川乌,也就是说你们现在得到的川乌法绝不是一蹴而就的。假如大家不去实践,你们不会发现川乌法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疗效以及很多不可避免的排病反应,所以形成一个立法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在一千多人的临床实践中,大多数是成功的案例,但是也有失败的案例,还有被病人谩骂的经历,因为我要掌握川乌法的应用规律,确保临床疗效,就必须突破一些临床用药的底线,甚至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底线。先在自己身上验证的同时,还要在病人身上普遍应用,只有普遍去应用才能形成最后的川乌法。

川乌法就当今而言是非常好用的法。今年2018年有三个法非常好用,一个是川乌法、一个是四逆败毒法、一个是填精法。所以这三个法是贯穿今年整个大的气候环境而应用的一套法。如果你能把这三个法应用得非常到位,那疗效一定很好,因为今年感冒发烧的病人非常多,今年很多发烧感冒是温病,而且温病夹湿,所以正应了咱们的四逆败毒法。

在我来南沙之前,治疗了一个高热40°的小孩,昨天退烧了,这个病叫川崎病,又叫小儿皮肤黏膜淋巴结综合征,是一种以全身血管炎为主要病变的急性发热出疹性小儿疾病,容易损伤血管和冠状动脉。在我们当地儿童医院住院及其他医院住院治疗约三个月余,一直高热40°退不下来,医院要求注射丙种球蛋白,可能一支几千块钱。在这中间也让我们的中医同行治疗过,没有效果,因此对中医失去信心了!经人介绍到我处就诊,我就开了四逆败毒,但孩子父母并不信任,认为医院都治不好,在中医馆也没有希望,思想斗争了四个小时后才同意交钱付款。第二天向我汇报,孩子依然发烧39°,问我怎么办,我就嘱咐病人如果信任我,就继续服药,两小时一包,同时不能服用退热药。不信任的话就回医院吧。后来昨天孩子退烧了,才来到我医馆千恩万谢。总共用四逆败毒法五剂,2天半服完。

用四逆败毒治疗今年的感冒发热,张老师有体会,吴随记那里每天都有三十到六十人用四逆败毒。我今年开得最多的就是川乌法,大概是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二十因为发烧很严重,并且久治不愈,并伴有咳嗽等,均用四逆败毒,其他的就是填精等法了。

所以一个法的形成有其时代背景,这个时代背景又与现代人的体质有关,纵览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有过像现在这样人的体质吗?没有!张仲景的时代有现代人的体质吗?没有!七八十年代有现代人的体质吗?没有!就是从改革开放后,90年代以后,满大街都是大腹便便的人,经络郁滞的人太多了,有些人看着很瘦,但是高血压、高血脂。所以我总结了两极:胖的人不能突然瘦,瘦的人不能很快胖。太胖的人突然瘦下来,就出大问题了,可能是大病的兆头;有些人很瘦要增肥,增五斤,这五斤很可能就是血脂。所以治病要因人而异,我们的川乌法包括这本《扶阳显义录》,大家一定好好学习、认真去读、该背的背。

这本书倾注了张老师以及很多人太多的心血,光是议稿就十多次,写得不行就推翻重写,大家才能拿到这本书。我花的心思没有张老师那么多,他每天能睡三个小时就不错了,有时候我的手机半夜里还能收到他的微信,有多辛苦大家可想而知。所以大家一定要感恩,感恩这些为我们付出,让我们能学习到并得到好的治疗方法的老师们。

川乌法是结合现代人多湿、多痰、多瘀、多气血不足、多精气亏虚、多本虚标实的体质特点,包括我们的四逆败毒也是一样的。所以为了能熟练运用川乌法,大家一定要认真拜读此书,这本书确实在很多地方颠覆了历史,也颠覆了医学史,历史上很少有人这样用药。当然,能形成川乌法,也得益于我们的扶阳医学,我是从2010年以后才开始接触扶阳医学的,前期知道“钦安三书”,后期让我真正得益的是彭重善老师,彭师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磕头拜师的师父。我之所以如此感恩彭师,是因为我步入扶阳医学之路时,彭师讲的东西打开了我在扶阳医学中遇到的很多难点和瓶颈,最终得以突破!如果不是彭师,我可能需要多花五年到十年在临床中摸索,也就是说我们的四逆败毒、川乌法等大法还要再推迟十年才有可能问世。在彭师的弟子班时,因为我这个人有点爱动脑筋,就是说对有用的部分我已经吸收了,但是不适合现代人体质之处我会去质疑。我发现扶阳医学的前辈已经把《伤寒论》发挥得淋漓尽致,也可以说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我们的《金匮要略》却被束之高阁,无人问津,其实川乌法就是金匮的延伸。假如前期没有彭师桂枝法、附子法、非附桂法系列把瓶颈打破,把思路打开,就没有川乌法的问世,也就无法把更多的大病难病治好,因为现代人经络越堵越死,精气越来越亏,精气的亏损和经络的瘀堵不成正比。

《金匮要略》言“千般疢难不越三条:一者,经络受邪,入脏腑,为内所因也;二者,四肢九窍,血脉相传,壅塞不通,为外皮肤所中也;三者,房室、金刃、虫兽所伤。以此详之,病由都尽。”读过金匮的人能否理解“经络受邪”:一个方向是从伤寒六经受邪;另一个是由于精气亏虚、情志损伤,使很多代谢过程中产生的垃圾残留在经络中,即是内生五邪;三者是由于治疗的不得法,失治误治,尤其是治疗发烧感冒时,治疗现在的代谢性疾病时,用降压降糖药,用抗生素、激素等,使病邪向里压,而不是使其枢转外达。所以我们的《扶阳显义录》就体现了两个字——“枢转”,我们的大法是想办法如何把病邪向外枢转,而现代的治疗是把病邪向里枢转,留存下来,一步一步把病邪压入深处。就如高血压的治疗,为什么会得高血压,简单去想,高血压即是因脏腑经络瘀阻了,身体调控要将瘀堵的地方疏通开,就会形成高血压;此时服用降压药,瘀堵没有疏开,反而越来越堵,越堵越实,最终是血压降到很正常,可合并了心脑肾及其他方面的损伤。

所以经络受邪中于六经,还是伤寒的底子,只有到脏腑病,才是金匮。经络受邪到脏腑,就是从伤寒到金匮,经络受邪有没有症状呢?也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如类风湿,像其他结缔组织疾病,皮肤病,但有能力鼓邪外出、有疾病症状;第二种是总觉得自己不舒服,重度的亚健康状态,天天没精神,但西医的检测指标均在正常范围之内;第三种是“开飞车”,越干越精神,越干越有劲,不知疲倦,能熬夜,长期不会感冒,这说明所有的检测机制都处于休眠状态,这种人已经走到穷途末路而浑然不知,如果不及时治疗将来就是肿瘤等大病,或者突然猝死。

所以我们的川乌法,不但是金匮的法,也是伤寒的延续,所以一定要把伤寒、金匮学好,读书读到无字处。现在很多专家讲伤寒都讲得头头是道,但大都是流于字面,在临证时没有一个方能对准病证,这非常可怕,会说不会用。我希望大家都不要眼高手低,一定要埋头一线,扎扎实实。我是从一线上来的,四十多年来,当过赤脚医生,搞过中医研究,干过中医教学,不管在什么岗位,均没有脱离临床岗位,每天病人在100人上下。所以我的经验总结都是从枪林弹雨中而来,我虽然不敢说自己是英雄,但我中过很多弹,遍体鳞伤,只要能把所学传授给大家,培养更多的各地名医,我就无怨无悔。现在每天都有一百多人排挂我的号,每天三十五个号,一分钟就挂完,再加上一些朋友和相关关系人的介绍,我每天都要看40~50人,以前身体好,现在已经老了,确实不堪重负了,所以我要把我一生所学倾囊相授给大家,培养更多的各地名医。

二、自我服用川乌法的感受

这一年半我在自己身上体会川乌法对疾病的枢转(这不包括以前在临床中时常应用)以及排病反应,并不断修正改进。川乌法我已经连续服用了一年半,现在各种化验都是正常的,也就是说长期服用川乌法对人体的脏腑是没有损害的。我就当一次“小白鼠”,希望大家也要亲身去体会,才能体会到药用到病人身上的感受,才能更好地运用川乌法。所以我近期才改用四逆填精法,因为感觉现在经络已经通透了,这一年半中,我经历了八个多月的乏力期,天天觉得没精神,看病也很累,后来到了2017年立秋那一天,突然感觉身上有劲了,但我还是继续在服用。直到春节前形成第一次体内病邪的枢转,从晚上睡觉前开始水样腹泻,到第二天中午,腹泻十八次,前期感觉很舒服,后期感觉很乏力,因为枢转体内病邪的时候需要一部分精气将病邪推出去,因此要损伤自身的一部分精气。所以大家只有亲身体会过才会明白。

第二次枢转,是来南沙之前,感冒发烧,是我这一生最严重的一次,所有骨节,包括手指尖都疼,正逢初一,本来计划去寺院义诊,我就跟孩子说:“我浑身特别疼,去不成了,你替我去吧。”我十天前就知道自己要感冒,我能不能阻止自己感冒呢,绝对能,那我为何还要让自己感冒呢?就是为了利用感冒的机会把病邪向外枢转。发烧时浑身酸疼,半个小时小便一次,颜色就像和泥的水一样,像尿沙子一样,而且量非常大,上午腹泻六次。我事先在处方中加了治疗感冒的药,并加用藿香正气滴丸,每次三支,两小时一次,下午就好多了。

第二天我在身体非常疲惫的状态下,又看了十几个病人,因为均是从外地来郑州求医的,没有办法。看完了以后“劳复”,我才真正体会到《伤寒论》的“劳复”是什么,这个可不是烧裈散证的劳复啊,是看病劳复。所以我就熬了四逆败毒五付,当时还咳嗽,就是这次劳复,让我的身体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现在很多学员想找我号号脉、看看病,确实是身体撑不住了,有问题了,顶多恢复了百分之七十。假如说我半个月不看病,好好静养,可能现在恢复得非常好,所以我现在深深地体会到李可老师是怎么去世的。所以啊,当名医不容易,因此我希望你们就当个基层名医,又不能成为太好的名医,病人太多的时候你们身不由己就麻烦了,开个玩笑哈。

我自己给自己用的半夏和南星都是生的,很少用制过的,一般都是60克,所以咱们的任何法都是无毒的,就看你怎么煎煮。生半夏、生南星,不能一泡就泡一夜,这个泡久了以后会把里面的毒蛋白泡出来,这时候吃了是有毒的。但是咱们煮药时,里面的毒蛋白是不会被热反应析出来的,因为在短时间内毒蛋白是不溶于水的,它只溶于助溶剂,如乙醇、氯仿等。所以炮制半夏时,夏天时泡十五天,每天换一次清水,第十五天炮制时就把甘草、生姜等煮成水,在锅里和半夏一起煮干,然后切片,这就是清半夏。所以咱们在煎煮生半夏、生南星时,泡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就够了,但绝对不能泡一夜,泡一夜里面的毒蛋白就会部分溶出来了。

煮好的生半夏、生南星大家可以尝一下,不要吃一个,你就吃半个,吃一个你就麻烦了,吃半个你就知道它们的毒蛋白的毒性是很厉害的。我们在煮药时,毒蛋白没有出来,但是能治疗疾病的有效成分出来了,所以川乌法确确实实没有什么毒副作用。

我有一个广西的病人,肾病综合征,在我这治疗效果很好,他是一个道行比较深的和尚,在他们那里的医院治疗七八年效果不理想,后来一番打听之后来我这里,治疗了几个月以后,各种化验都正常了,但脉象还不正常,还要继续服药。大概是春节前,我给他开了二十剂川乌法,里面有生半夏、生南星,他在我这里代煎了五剂,剩下的十五剂想拿回家去煮,结果发现实在是太麻烦了,就让当地医院给代煎,结果拿到之后喝了一包,不到二十分钟就撂倒了,一头栽倒,五个小时才醒过来,这不是川乌中毒了,是生半夏、生南星中毒了。

后来询问医院才得知,由于当时要下班了,煎药师就把药泡了一夜,第二天才煎煮,幸亏就煮了两付,所以又把药寄回来重新让我们给煎煮。所以这些药不能泡太久,有些人想多泡一会儿,把所有成分都泡出来,但是有些是可利用的有效成分,有些是不可利用的有毒成分,不运用合理的煎药方法会出很多问题。

三、对川乌法认识和理解不到位

我经常在微信群里看到同学们说,这个病用川乌法吧,那个病用川乌法吧,怎样去用川乌法?你理解了川乌法没有?你对川乌法的理解有多深?我希望大家一定不能流于字面,一定要深入学习。张老师有个最大的特点,我的所有处方只要他看到,他搞不懂就不睡觉,他会查很多书也要搞明白,有时候会为了一个问题思考好几天,所以大家一定要发扬张老师的这种精神,不要仅从字面上理解一个法。

《扶阳显义录》只讲出了川乌法百分之十的东西,其他的东西在于你们的发挥,你们的加减,大家共同去体悟。一定要把很多优秀的东西嫁接过来,为我所用。川乌法是一个法,你不能把它当成一个方去用。什么是法?一方面要效法,在这立法立意中的理法规律,是你要效仿的东西;另一方面是要临证应变,在具体应用中对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千人千方,每个人体质不一样,有胖瘦、有老幼、有壮弱、有南北,所以要因人因地因时制宜。川乌法只是一个名,不能基本法中的每一味药一个都不想丢、一个都不想换、也不想加减,当然即便如此,效果可能还是比其他法要好,但是川乌法疗效也不能发挥到最大,因为它是死的、不灵活。

《扶阳显义录》还会继续出第二部,但是第一部基础都没打牢固、没把法弄懂弄精,就如盖大厦,根基不牢,盖得越高塌得越快。所以大家一定不能把法当成方去用,要博采众长、兼收并蓄,把各个门派优秀的东西为我所用,都纳入到这个法里面来,可以把桂枝法纳入进来,把四逆法纳入进来,把填精法纳入进来,把非附桂法纳入进来,甚至以前的所有法都可以纳入进来,不是把药方纳进去,而是把意纳进去。彭师的红宝书我得到之后,看了两遍,抄了一遍,下了一番功夫,所以我希望大家得到这本书后能多读两遍,都能理解透彻,一定不能从字面去看,一定要看到背后的规律,总结、补充、发扬,即使是这本书,里面还有很多缺口的地方需要填补,就等着你们自己去理解发挥。如果这本书全部写完,写到极致之处,十本都写不完,不要只执著在文字表象,不要看死了。

所以大家在微信群里的讨论和病案,我看了很痛心,用这个法,用那个法……可是具体该怎么用呢?药量不一样,走的方向也不一样。有的说要学五运六气,整个《伤寒》《金匮》就是五运六气,我根据五运六气调整处方用药,就是从这里面出来的,而且我的思路也是从《伤寒》《金匮》里面出来的,希望你们认真去读经典、背经典。我读背《伤寒》《金匮》几十年,有些条文可能我记不起来了,里面的精髓我不敢说吸收殆尽,但至少已经吸收很多了,希望大家一定要读书读到无字处,知道字面背后的东西,这才是真正的读书!

四、脉法及辨证不准

扶阳医学的脉法,非常重要,有很多人把二十八脉背得非常熟,但能把扶阳法用得很精准,却不一定,因为扶阳医学有其特殊的脉法药系统。我们的下一本书《临证传奇》,对脉法可能会有所涉及,在去年的脉学大会上,我讲了一些扶阳脉法,可能要补充进去,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包括川乌法在内,这些大法都是根据脉法而变通的,有三个辨证点:

1.当脉紧劲而逆滞、又有浮弦之象的时候,此时说明经络瘀堵得很实,又有表邪的时候,一定不能透得太深,一定不能把药用得太深,先开表,先开外面,先把浅层的问题解决掉,把外面的路先修通,一定不能一下子就挖到最深处。大家都有过干农活锄地的经验,一锹下去,土挖太深,会把锹把给折断。脉象缓和下来,表层的路被打开,再一步一步向里面去透,这样在治疗的时候排病反应就会非常小。当挖得太深,精气和能量跟不上枢转的需要时,人可能会灭火,也就是用铁锹挖土,土太厚,松不下来,把锹把折断了;另一种可能是,慢慢从最里面透出来了,也就是说这个挖土的人非常有力量,锹把也足够结实,能从最下面直接把土铲起来。川乌法透邪时又填精,可能会把最深层的病邪都鼓荡出来,但即便如此,也可能会有很多排病反应,很不舒服的反应,所以我们要优化处理。川乌法透得越深,枢转时越困难,而且大便越粘滞,并且粘便盆。

2.当脉象缓和的时候,我们以补代透。开始时以透代补,脉缓了,路也通了一部分,表邪驱除差不多了,把精气补进去,用药深一点,该用三阴药的就可以用上了。

3.外邪也去了,精气也填了,但更深层次的东西还没有挖出来,比如脉象很沉细、很伏,病邪不只是在三阴,而在奇经八脉,更在骨髓脏腑,我们就要填精透邪。

所以这三部曲,我们要一步一步往前走,不要一下子就把劲用完了,用老了。我用药的时候,只要我一摸脉,方子就出来了。如果大家现在去我那跟诊,现在用的川乌法和去年的相比已是面目全非,因为这是大的运气发生了变化,这就是天时,因时制宜。如果你想把整个川乌法都理解得很透,这些东西都要掌握起来,恐怕绝不是一朝一夕你就能成为当地的名医,需要经过很多的打磨。

脉法不准,辨证自然不准,有人不禁要问:“川乌法还需要辨证吗?”任何病都要辨证啊!我脑子里装着1600、甚至是1700种药,我能把这么多药都开到一个处方里么?所以必须要辨证,仲景在每个病的前面都要写“辨某某病脉证并治”,先病后脉再证,一是从症状上辨证,初学者一定要问诊问清楚;二是从脉象上辨证;三是从舌象上辨证。很多人舌诊不准,看不出病在哪,我看舌三秒钟就能诊断你的病在哪,因为看得多了,几十万病人的积累。并且看舌的时候一定要锻炼我们的辨证技巧,一定要结合前人的辨证技巧、和自己总结的辨证技巧。病人的症状本来是头疼,该如何辨证,是血虚头疼?痰瘀头疼?精亏头疼?火旺头疼?风寒头疼?这就看你的辨证。有很多人,舌体胖大,镜面舌,舌质瘀暗,他精气不足吗?不是。他体内缺水吗?水很多。举个例子,火上浇油是希望火着得更旺,但是火苗很小的时候把油浇多了就把火也浇灭了,这时候不能用大量滋阴药。其实咱们川乌法的三生饮,也就是张老师讲的“杀破狼”,你就可以尽管去用,既然舌体胖大你怕什么呢?只要舌体胖大,一概不要管他精气亏与否,他湿痰壅盛,一定要化掉他的湿痰之邪。那为何会出现光面舌?因为他阳气不足,不能形成气化;即便是下焦能形成气化,若经络不通,痰湿壅盛,气化之路被阻,也无法形成舌苔。

前段时间我接诊一个甲状腺癌的病人,舌苔很厚,舌体很大,天天口渴,我给他用川乌法后,反而口渴更重。因为癌症病人,寒邪凝滞不通化毒才得癌症,已经结块了,就像咱们喜马拉雅山的冰川一样。哪里最燥?喜马拉雅山最燥。那里缺水吗?咱们的三江源就在那,不缺水,全是冰川,缺的是阳气,凉就燥。这时候你一定要用温阳的办法,所以“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为何说口渴加重还有效呢?因为前期化冰为水,由水才能到气,只有气化慢慢形成才能不口渴。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能形成气化,但是路不通,经络、三焦、中脉都不通,气化的路不通他照样会口渴。那么该怎样辨证、怎样运用呢?川乌法正当其用啊!

所以在辨舌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两点:

1.舌体小的人一定精气不足,不管他舌苔厚不厚,病是很难治的,或者治疗周期很长;

2.舌体胖大的一定不要怕,即使是光面舌也不要紧,因为他有能量,里面储备着东西,有充足的物质基础,就是因为阳气不足而利用不了,难以形成气化,形成不了金水相生。什么是金?喜马拉雅山的冰川是金。什么是水?三江源的是水。金水相生就是这样相生的,取类比象,三江源在喜马拉雅山脚下,是水最多的地方,也是最燥的地方。

所谓“望而知之谓之神”,一定要有那个基础才能成神,不断总结里面的东西,一定要抓住辨证点。把每个辨证点都认真领悟,辨证点在哪?在这本书里,所以,书出来了一定要认真去看,去领会,一定要深入去多读几遍,结合临床不断实践。我拿到这本书后又读了一遍,发现了一些问题,这就是说在读书时若能发现问题就是你的高明之处,如果你发现不了问题,那永远就不可能进步。发现了问题后就要勇于实践,去证实你的判断。前期可以照猫画虎,后期可以慢慢发挥。

今天我所讲的可能不对大家的口味,大家可能会说,你应该教我方法,怎样去辨证,那恐怕咱们的课程再延长十天也说不完,我不用准备也可以给大家讲十天。我可以一个地方接着一个地方给大家找辨证点,但是我们的书里面基本都有,大家认真去学去看、用心去发现。我外甥跟我十五六年、可以把整个《伤寒论》四十几分钟全部背完,现在有时候还是有很多地方辨证不太准确,不能说跟时间长辨证就准,还有很多跟诊的弟子们。这就是说思路能不能打开,可是打开思路的唯一办法就是经典。

五、对法和方理解的偏差

有些人把法当成方了,咱有个川乌基本法,彭师的桂枝法也有个基本法,但后来衍生出二十多个常法,大家说二十个够不够?不够,一百个一千个也不够。归根结底,怎么才够用呢,那就是你在围绕一个基本法的同时,要把你所有整合的中医知识纳入到法中,不断优化。我刚开始用川乌法时,就如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初期,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现在是改革开放深化期,不能只依靠我的力量,更依靠大家的力量,把川乌法优化起来,所以以后的书会把每个学员发过来的优秀医案都整理进去,集中大家的智慧优化到川乌法中。

所以理解法时,思维一定不能禁锢起来,有很多人把扶阳医学禁锢起来了,把自己也锁住了。我不是批评经典火神的“用药越精越好”,我想告诉大家,大方是最难开的,而且,大方能开得四平八稳又不出事,疗效又能达到极致,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很多现代人的疾病绝对不是一腑一脏、一经一络的问题,就光是一个头疼也是全身的疾病,或是全身疾病在某些方面的体现。“有诸内必形于诸外”,怎样形于诸外?就是你要观察这个点是怎样形成诸外的,能推导到其诸内是什么问题。当然这时候还是要收集各方面的特征资料为辨证所用,哪个地方是重点,哪个地方是亟待解决的,是先治标还是先治本。就像我刚才给大家讲的川乌法三步骤是一样的,有外邪的时候一定要先去外邪,但是人快没命时你若再去治外邪,表气一开人就没气了,因为那时候他就剩一口气了,所以治疗大病危证是最见功夫的时候。这时候不是去治病了,先保命要紧,首先要让人活着,怎么去救命呢?我用川乌法去治疗过很多大病危证,而且也有很多昏迷的病人,一般情况下很快就能苏醒。可见川乌法的开破力是很强的,如何才能在开破的同时又保证其精气不飞散?固精气的药,人参最好,这时候不是固肾气了,而是固心肺之气,心脏不能停跳,肺不能不呼吸。所以一个法的设立,不是一个方,在你有常法的时候一定要有特殊法,这种特殊法可以保证病人在生命危急关头能不出意外。比如我们的医案中,在用四逆败毒的时候加用大量的人参、西洋参、太子参,一定要把最后一口气固住,不能一下子疏通开了,人没气了。

六、丢不掉固有的思维方式

这个是根深蒂固的,尤其是学院派,咱们的法不是学员自己不用,而是医院不允许用,这是很难扭转的。我若不是辞掉一切工作,可能也没有今天,因为在体制内会受到很多束缚和局限,有些研究是很难搞下去的,因为很多药是突破某些用量禁忌的。我搞过炼丹,所有的大毒药,除了藤黄我没吃过,包括砒霜、水银我都试过,要想把一些病治好是不容易的,必须在自己身上体验。

因为前期病人不信任,吃药后又有很多反应,用的药又不符合药典,所以基层医生是在拿自己的生命换病人的生命。很多病你用常法是很难治好的,要想治好就必须越雷池不知道多少步才能把病治好。所以咱们担负的风险非常大,怎样化解这种风险呢?认真读经典:伤寒、金匮、内经、温病,以及各家学说,熟读经典后再认真读《扶阳显义录》,就会发现很多法是环环相扣的,而且你绝对不能泛泛地看。如果你现在对这些书都已经很熟悉,那么你看完显义录后运用到临床中去,得到很好的疗效,一定可以成为大名医,因为你理解透了,你已经打破了固有的思维模式,尤其是内部传承的固有模式、一些专家的固有模式、一些大家的固有模式、各个流派的固有模式,不能把这些固有模式给打破,就形成不了自己的东西,不能够海纳百川,你想把很多病治好是很难的。但也不是说我什么病都能治得好,所以我写了一篇《患者必读》:我不承诺我一定能把你的疾病治好,但我一定尽最大努力去治、尽我所能去治。一千个病人你能治好,一万个呢,一万零一个呢,我光是治好的病毒性心肌炎就有一千多例,但也不代表所有的病毒性心肌炎我都能治好。

所以在治病的过程中,一定要海纳百川,把各个门派的东西都纳入到扶阳医学中来,那咱们扶阳医学绝对是引领中国医学的排头兵,但是你不把固有的模式和方法丢掉,想把这些病治好,想把道理圆通,那是不可能的。

今天说的这些东西,是我根据大家在微信群里的提问,泛泛地谈一下我的感想,希望能开阔大家的思路,不能固步自封,国家都在改革开放,我们中医为何不借助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创新一下。改革开放不是把西方所有的文化和习气全都吸收过来,而是吸收他们的精华,咱们中医在改革开放的时候,一定要把各个流派的精华都吸收过来,把糟粕扔掉。所以你要成为一个能治病的医生,一个当地的名医,或者国家的名医,就必须在经典中开智开慧,在各个门派中开发智慧,在博览群书中开发智慧。反正我读书不多,但我读一本书就一定要找找它的缺点在哪,优点在哪,精华在哪,我能不能用,这就是我的一点小诀窍。

七、药品质量不能很好把控

扶阳医学用药的药品质量是很难把控的,江油附子一年的产量就只有几百吨、上千吨,全国都要用江油附子,再除去出口的,所以能买到道地的也不容易。再加上鲜附子很难保存,制好了可以保存,夏至以后七天内如果不把它们收出来就会烂在地里,收了以后三天内若不切片,烤干或晒干,隔夜就烂。所以我们从一般的药材公司进货拿到的附子,都是泡过胆巴的,药效很难达标;有些是放在冷库里保存,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切片,这样也可以。

咱们基地的附子是用特殊的炮制方法,先在锅里蒸煮,把挥发的蒸汽收集起来变成附子液再浇到上面。附子每年我也要蒸,但我用的都是不掺胆巴的生附子烘干片或晒干片,刚开始蒸的一个半小时内,会有一种刺鼻的味道,非常强烈,当蒸到一个半小时后,满屋飘香,而且这种香是非常得香,甚至比桂花香还要香。所以附子在前期炮制时,是把有毒的成分转化成无毒的成分,在这个转化过程中就把乌头碱转化成乌头次碱,在这个转化过程中会产生刺鼻的味道,当其转化完以后就会满屋飘香,非常好闻。所以要想用到好附子,在药材公司,前期这样炮制的也不多,大部分都是用胆巴泡过的附子,为了方便保存、也为了方便剥皮,但是胆巴要漂洗出来,不漂洗就是盐附子,漂洗后是生附子,在漂洗过程中很多生物碱就被脱掉了,有效成分也就部分损失了。还有些胆巴没漂洗干净,大量使用此类附子会产生胆巴中毒,所以很多附子中毒不是因为附子而中毒。大多数附子煮两三个小时后乌头碱都转化为乌头次碱,其毒性减少5000倍。所以可以不用江油附子,其他地方的也可以,但只要炮制方法到位,尽量不用胆巴泡过的,就能保证效果。

卢崇汉老师有自己内部秘制的附子,也是用食用胆巴炮制,但是需要每天观察,用手捏,感觉差不多了就拿出去晒半干,然后再蒸、再晒……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但是制作的量不会太大,很难形成规模型炮制。所以提醒大家,附子最好先选生附子,尽量别用带胆巴的,然后拿回去自己炮制,用笼子蒸四个小时就是我们要用的附子。

川乌比附子产量还低,一般一棵植物是两个附子和一个川乌,川乌还没有附子大呢,所以我们讲了川乌法后,川乌可能会比附子贵了。川乌的炮制和附子一样,我用的川乌都是我自己炮制,我去年进了两吨川乌,让他们给我切好片,我自己炮制。我用的川乌是把川乌从根到茎再向上截一寸,所以把根和茎连成一块切成片,然后我自己来炮制。

我们扶阳医学就是善用姜桂附,现在尤其是在医院里,这些药的质量很难把控,疗效很难保证,特别是对于一些大病危症,药材质量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用的党参、人参、生地、桔梗、沙参、白术等根茎类的药材,有些不法种植户为了增加产量,打膨胀剂,看着很大,很好看,但人参长得像萝卜那么粗还能有效果么?野山参都很小,没有那么大的,但疗效突出。现在一部分药材若不是野生的,很多根茎类药材会打膨胀剂,我们医生确实都是在刀尖上过日子的人,你们很想把病人的病治好,但是药的质量又把控不了,所以很多病治不好不是你的处方有问题,而是你的药不行,因为中药卖药的是不管你医生的治疗效果的。

所以为了把控药材质量,一定找一些最起码懂药的、又有良心的药商,才不至于你吃的药内有膨胀剂,看着好看,疗效不行。我对中药是有一定研究的,因为年轻时当了八年赤脚医生,每年均要上山采药。很多时候是白天采药、晚上炮制,比如桔梗,采来以后马上就要剥皮,所以这些药至少要弄成半成品才能拉回家里,回家再仔细炮制。所以我们那时候都是背着干粮上山采药的,喝的是泉水,那时候体质是很好的,我要再年轻十岁,估计你们在座的爬山能比上我的不多。

大家无论是开诊所、开医馆、在医院,你开的处方为了保证质量,一定要让病人去有信誉的药店拿药。药物质量的最低标准是不假,有些药可以陈,有些药不能陈,必须要用当年的或最近的,陈皮陈十年只要不发霉,那价格就高了。有些为了增重,掺增重剂,炮制了的穿山甲片比生甲片价格还低,就是因为里面有增重粉。我们的蒲黄,如果要买蒲黄个儿是没人卖给你的,都是打成粉才卖,里面很多都掺了细沙,你根本看不出来,但是重量却上去了。药品质量国家也一直在抓,但是我们搞扶阳的,一定要在选材上用心,我们有时候治不好病与药物质量关系很大。

版权声明:ggt 发表于 2023-06-05 15:00:24。
转载请注明:临床应用川乌法存在的问题及其解决方案(一) | 我的学习信息记录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